保皇黨的極權邏輯

【 生果報 】
赤 裸 裸 的 極 權 邏 輯


吳 志 森   時 事 評 論 員

經 過 五 十 多 個 小 時 的 馬 拉 松 「 辯 論 」 , 《 截 取 通 訊 及 監 察 條 例 》 , 終 於 通 過 了 。 以 香 港 目 前 的 畸 形 政 治 生 態 , 立 法 會 分 組 投 票 的 表 決 機 制 , 曾 蔭 權 特 首 「 強 政 勵 治 」 的 強 悍 作 風 , 條 例 草 案 獲 得 通 過 , 一 點 都 不 會 令 人 意 外 。

徹 底 迴 避 不 作 回 應
如 果 你 到 立 法 會 旁 聽 , 或 看 電 視 現 場 直 播 , 面 對 這 種 「 辯 論 」 方 式 , 稍 有 良 知 的 人 , 都 會 感 到 憤 怒 和 惡 心 。 吳 靄 儀 和 涂 謹 申 費 盡 心 力 , 提 出 數 百 項 既 合 理 又 周 詳 的 修 正 案 , 每 項 修 正 , 兩 位 議 員 都 花 盡 唇 舌 , 向 他 們 的 同 僚 解 釋 , 但 他 們 的 努 力 都 白 費 了 。
親 政 府 保 皇 議 員 根 本 早 已 鐵 定 心 腸 , 關 上 耳 朵 。 泛 民 議 員 發 言 時 , 他 們 到 休 息 室 看 電 視 , 飲 咖 啡 。 投 票 鐘 聲 響 起 , 他 們 才 施 施 然 入 座 , 投 甚 麼 議 案 根 本 不 清 不 楚 , 只 看 他 們 黨 鞭 的 眼 色 手 勢 行 事 , 毫 不 在 乎 被 人 視 作 用 屁 股 來 思 考 的 舉 手 機 器 。
保 皇 議 員 如 此 表 現 , 非 自 今 日 始 , 因 為 法 案 矚 目 , 才 讓 公 眾 看 清 楚 這 幫 保 皇 議 員 低 水 平 的 醜 惡 嘴 臉 。
政 府 官 員 的 水 平 一 樣 低 下 。 只 見 李 少 光 局 長 像 個 人 肉 錄 音 機 , 呆 子 一 樣 不 斷 重 複 : 「 沒 有 補 充 」 、 「 希 望 議 員 否 決 通 過 這 項 修 訂 」 , 連 一 個 像 樣 的 回 應 都 欠 奉 , 使 人 懷 疑 他 對 複 雜 的 法 律 條 文 , 根 本 一 知 半 解 。 民 主 派 議 員 希 望 力 挽 狂 瀾 , 但 像 對 一 幅 厚 硬 的 高 牆 吶 喊 , 只 聽 到 自 己 嗡 嗡 的 回 聲 。 像 狗 吠 火 車 , 絲 毫 的 反 響 也 無 法 得 到 。
政 府 陣 營 的 策 略 , 是 徹 底 迴 避 不 作 回 應 , 以 免 夜 長 夢 多 。 這 場 「 辯 論 」 , 本 來 極 度 沉 悶 , 直 到 民 建 聯 議 員 劉 江 華 的 「 縱 容 大 賊 」 言 論 出 台 , 辯 論 才 擦 出 火 花 。
企 圖 無 限 擴 大 權 力
劉 江 華 的 「 縱 容 大 賊 」 論 , 只 像 鸚 鵡 一 樣 重 複 政 府 官 員 的 觀 點 , 一 點 新 意 都 沒 有 , 但 其 「 寸 步 不 移 」 , 「 民 主 派 一 項 修 正 也 不 能 通 過 」 的 霸 氣 , 惹 來 極 大 反 感 。 「 縱 容 大 賊 」 論 , 其 實 是 極 權 政 府 執 法 部 門 企 圖 無 限 擴 大 權 力 的 思 維 方 式 。
在 極 權 國 家 , 立 案 偵 查 已 等 於 定 罪 , 坦 白 從 寬 抗 拒 從 嚴 , 被 捕 者 無 法 獲 得 公 平 審 訊 。 「 無 罪 推 定 」 , 「 疑 點 利 益 歸 被 告 」 對 他 們 來 說 簡 直 是 天 方 夜 譚 。 劉 江 華 衝 口 而 出 「 縱 容 大 賊 」 , 反 映 了 他 腦 中 的 極 權 思 維 。
要 寫 一 筆 的 是 曾 鈺 成 。 在 發 言 中 , 曾 先 生 道 出 了 一 段 鮮 為 人 知 的 小 故 事 。 回 歸 後 一 次 「 洗 樓 」 , 有 位 壯 漢 對 他 說 : 曾 生 , 你 不 認 識 我 , 但 我 識 你 很 久 , 我 是 政 治 部 的 人 , 跟 蹤 你 十 多 年 了 … …

「 縱 容 大 賊 」 論 驚 人
套 用 劉 江 華 的 邏 輯 , 殖 民 地 時 代 , 港 英 特 務 截 聽 跟 蹤 監 視 曾 鈺 成 這 類 愛 國 人 士 , 理 所 當 然 。 因 為 在 港 英 眼 中 , 曾 鈺 成 根 本 就 是 大 賊 。 如 果 制 約 特 務 的 權 力 , 就 是 「 縱 容 大 賊 」 。
曾 鈺 成 是 大 賊 嗎 ? 當 然 不 是 , 他 只 是 殖 民 政 府 眼 中 的 異 見 分 子 。 今 天 , 香 港 回 歸 祖 國 , 當 年 的 異 見 者 位 置 變 了 , 由 被 跟 蹤 監 視 的 對 象 , 變 成 了 當 權 者 。
如 果 他 們 認 同 普 世 價 值 的 標 準 , 把 特 務 無 法 無 天 地 侵 害 自 己 和 家 人 私 隱 的 痛 苦 經 歷 作 為 訓 , 正 常 人 都 會 這 樣 說 : 不 要 了 , 永 遠 不 要 再 發 生 了 。 但 他 們 是 用 特 殊 材 料 造 的 非 正 常 人 , 他 們 特 殊 的 思 維 會 帶 到 這 樣 的 邏 輯 : 當 年 港 英 可 以 , 今 天 你 剝 奪 我 們 的 權 力 , 有 何 居 心 ?




    發表迴響

   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    WordPress.com Logo

   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    Twitter picture

   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    Facebook照片

   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    Google+ photo

   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    連結到 %s

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